昆明婚戒定制

资讯动态

热门关键词

联系我们

全国服务热线:

15969424798

昆明玖钻商贸有限公司

洛芈莱德

联系人:张经理

电 话:15969424798

传 真:0871-65847906

邮 箱:595299349@qq.com

地 址: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人民中路傲城大厦A座18楼104室

网址: www.luomilaide.com

当前位置: 首 页 > 资讯动态 > 行业新闻

昆明钻戒:男人为什么给女人送钻戒?

2020-07-21

两人是否相爱,男人都会给女人送钻戒,这是为什么呢?想知道为什么就跟着笑溪一起看看这个故事吧!


1


南芬没想到她妈真能那么干,一个狗屁网络公司搞的千人相亲,不光去帮她报了名,交了六百六十六块钱巨额报名费,还在南芬坚决拒绝出席的情况下,替她去了。


并且,不光去了……南芬跟黄东升说起来的时候,简直满脸泪。


南芬觉得这次是让自己亲妈把人给丢到家了,她妈拿着她的素颜照片发名片一样满场发不说,还跟人说,有诚意跟她闺女谈的,先买个钻戒来表示诚意。


至少一克拉。


连南芬无名指尺码都附上了。


据南芬妈说,那天整整洗了一百张南芬的照片,全发完了。


南芬说,果然是亲妈,换个人这么霍霍,非拼了不可。


黄东升差点笑岔气,说你余南芬如今也算名声在外,估计没人敢打你主意,这下可算便宜我了。


南芬说你想得美,看我妈这阵势,有那么好糊弄?头一次见都能跟人要钻戒,要知道我跟你私定了终身,还不得让你拿着车本房本上门啊?兄台,你有吗?


黄东升顿时有些英雄气短。


南芬就没再把这个玩笑开下去。


南芬也知道,没钱,或者说穷,是黄东升的短板,是他的软肋。他俩私下里好了快一年了,南芬也提过两次,但黄东升却一直没能鼓起勇气跟她回家见自己爹妈,自然是底气不足。


南芬也不是刻意跟黄东升说,但她知道自己的妈,就是理直气壮、光明正大地势利,不说势利到什么地步,但是,黄东升的条件,肯定在她妈那里过不了关。


黄东升也不是说多么穷,人长得不错,工作也说得过去,但的确是那种“身后空无一人”的家境,光靠自己买房买车,至少要拼搏半辈子。


南芬家也是普通家境,用她妈的话说,别指望人生大事儿上让爹妈掏钱,爹妈没能力管,日后不拖累你南芬,就是对你人生最大的贡献了。


所以,南芬妈说,抓紧找个好人家,趁年轻,还有点姿色。



南芬就这个用词跟她妈抗议过,说这是亲妈说的话吗?


南芬妈说,话说成啥样都没关系,事实就是事实,等再过三年,余南芬,你的身价至少打个对折。


有妈如此,南芬也算服气,所以,相亲会上发照片、要钻戒的惊天举动,南芬气归气,也真没意外到什么程度。


只是黄东升在气短了一会儿后,还是不太置信地说,一百张照片都发完了?不会吧。


南芬确定地说,会。


因为确定会,所以那几天,哪怕大热的天,南芬出门都恨不能把自己包得自己都认不出来。


别的不怕,南芬怕万一哪个男的忍不住拿这事儿开涮,把她照片发个朋友圈什么的,就算她不认识对方,但谁知道强大的朋友圈会盘根错节什么程度,没准就被熟人看到了。


那就太糗了。


2


好在差不多过了半个月,没起什么波澜。南芬每天睡醒都提起来的心,往肚子里放了放。


不过没能等完全放回去,麻烦还是跳了出来。


那天南芬上班不久接了个电话,对方说叫韩波。


南芬想了半天,说咱俩,认识吗?


韩波说,不认识,但也算认识。


南芬有点儿糊涂。


韩波说,那次相亲会,你妈给过我你的照片。


南芬脑子一蒙,后患来了。


半天,她呃了一声,说,那个……不好意思啊,我妈她性子有点儿直,其实那事儿……


韩波说我觉得你妈挺好啊,实在,不转弯抹角,有啥说啥。


南芬有点愣怔,纳闷了半天后说,你找我是?


韩波说,你妈那天说如果有诚意,先买个钻戒,我买了。不过是裸钻,想让你看看。


南芬有点傻眼。


老妈那个举动,南芬想了很多种后患,唯独没想到这一种。怎么可能呢?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干呢?见都没见,谈都没谈,一克拉钻戒先买了。


裸钻也需要好几万的。


电话里,那个叫韩波的男人说,我就在你们公司下面,也到了午饭时间,咱们一起吃顿饭吧。


南芬直接不知道接下来该说啥了。


但南芬还是下去了,纵然她可以忽略一个比她妈还二的男人,可是,她倒真是想看看,那颗一克拉的裸钻是什么成色。


南芬不贪财,但南芬也是女的,一个26岁,风华正茂的女的,对钻石,有全天下所有女人共同的好奇心,和……贪心。


哪怕就是看看的贪心。


并且,南芬有点不相信,这事儿是真的。


就那么见了韩波。


三十出头,个不太高,五官倒是端正,衣着也得体,身旁停了辆十几万不到二十万的轿车,能看出来生活条件应该不错。


至少比黄东升,比南芬自己都要高一个小档次。


但不是南芬喜欢的那款。


南芬喜欢黄东升那款,五官精巧,大长腿,百来块钱的衬衫塞长裤里都帅帅的。


不过南芬还是在韩波眼神里看到闪烁的亮光——好吧,自己老妈发放素颜照的效果出来了,此刻的南芬化了个淡妆,比素颜照又好看了三分。


南芬在韩波的眼神里感觉到,她是物有所值的。


真特么的,这算怎么回事?


但来也来了,那顿饭,南芬也就索性吃了。


3


是在上菜之前,韩波把精巧的亮紫色的首饰盒拿出来的。


打开,刷拉一下,不过黄豆大小的一颗小钻石,闪烁的光泽瞬间让整个餐厅水晶灯的光亮都黯淡了一下。


南芬的眼神,被吸住了至少半分钟。


南芬并不精通钻石,但多少也知道一些关于钻石的尝试,比如颜色和净度,以及重量。


证书齐全,1.05克拉,颜色和净度当然不是最好的,但也不是很差那种,都在中等偏上一点儿,南芬用自己财务人员的思维将这些数值很快转换成了现金。


应该在八万块钱到十万块钱之间。


然后,南芬的心也被闪了一下。


这不是求婚和订婚,也不是男女欢好之后的物质宠爱,而是未曾谋面,仅凭着一个相亲会,一张照片就付出的真金白银。


南芬突然觉得原来不是她妈脑子进水了,而是这个叫韩波的男人,脑子进水了。


怎么能这么干呢?


韩波要的菜陆续上来,色香味也在那里闪烁着,可是南芬一点食欲都无,她又看了眼那块小钻石后,有点儿艰难地推回到了韩波跟前。


没错,有点儿艰难。


有些东西的诱惑力太大,不是一颗平常的女人心可以轻易抵挡的。


但抵挡却是必然的,不过是迟疑了一小会儿。


南芬说,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
韩波说,我知道,听起来很荒唐,可是也没你想得那么荒唐,大家都活得挺紧张的,我已经32了,其实是没多少时间去慢慢认识一个人,慢慢熟悉,一点点开始。否则,也不会去参加什么相亲会了。我也不是全然盲目,至少,我看过你的照片,有这个意愿。


南芬愣了一下,韩波太直接了,就跟他拿着钻石上门一样直接,可是想想,好像也没毛病。但这不是交易,看到照片,有意愿,拿颗裸钻买一个开始。


说不荒唐,到底也是荒唐。


南芬说我不能反对你那么想,但是,那的确不是我的意思,而是我妈。之前我跟她并没有统一意见,所以,韩……韩先生,抱歉让你破费这么多,又白跑一趟。


韩波却好像料到了南芬的反应,说我知道,这事儿也不是做生意签合同,我不过是想,总得试试才会知道。做生意也是需要投资的,投了也不见得回本,其他事情,也一样。


南芬哑然失笑,韩波应该是个生意人,这种思维,放在生意场上完全没问题。但她能说的,还是抱歉。


接下来饭也没吃几口,南芬借口公司有事先走了。


韩波没表现任何不快,在南芬走的时候,甚至还起身目送了她。


南芬唏嘘了一下,那可是颗真的裸钻啊。


这次,韩波赔大发了。


当然她也没赚到什么,只赚了一个眼福。


4


南芬还是把韩波跟裸钻的事儿告诉了黄东升。


她当然不能告诉老妈,不然老妈非炸了不可,没准能逼着她去把这颗小钻石再要回来,套上个圈戴自己手上,强买强卖了。


本来南芬觉得她妈就是这个意思。


但南芬没想到黄东升的反应也挺激烈的,黄东升说,不会吧?不会有这种傻逼吧!南芬你开什么玩笑。


南芬是笑着跟黄东升说的,可不知怎么,黄东升这口气,却让南芬听着有点儿不舒服。南芬说,黄东升你啥意思?你觉得给我买钻戒的就是傻逼呗!


那端,黄东升就顿了一下,片刻说我是说,咋还有这么不按套路的人呢,暴发户吧?


南芬说看不出暴发户来,很正常的男人。


黄东升的口气,就有了一点儿清晰的醋意,说多大钻戒啊?你确定是真的?现在的假钻石比真的还像真的呢。


南芬说黄东升我就算没吃过猪肉也算见过猪跑吧。


黄东升终于听出南芬恼了,说我就觉得见都没见过面就买钻戒,这人指定脑子有问题,给你提个醒。


南芬说我不是傻子,能看出来有没有问题。


南芬把电话挂了。


半天,南芬有点回不过神来,本是抱着戏谑的心情跟黄东升分享一下这件奇葩的事儿,可是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,有点接受不了黄东升听到之后的态度。


吃醋很正常,觉得韩波奇葩也正常,不正常的是,黄东升自己买不起钻戒,凭什么这么嘲讽买起钻戒的人?


南芬就这感觉,凭什么?


假的?她眼又不瞎,那种明晃晃的光泽,是假钻戒能发出来的吗?吃醋就吃醋了,干嘛那么没胸襟啊!


莫名其妙地,南芬一个下午心里都好像憋了一口气。有点后悔跟黄东升提这一嘴,蛮影响心情的。


然后,南芬啥活儿也没干成,点开电脑,开始搜索1.05克拉钻戒。


可还没搜出来价格,南芬妈的电话进来了。


南芬才知道她又失算了。


也不是失算,而是她把程序忽略了,韩波此人此事,老妈肯定是知道的,那天相亲会,南芬妈在南芬照片后面留的,是她自己的电话,不是南芬的。



南芬妈开门见山,问南芬对那个小钻石是否满意,对它的持有人韩波是否满意。


南芬说又不是值个千儿八百万,那一丁点儿东西你打算把我卖了?


南芬妈说是一点儿东西的事儿吗?一百个男人,就一个拿着真金白银买了钻戒的。闺女,那不是钱的问题,那是诚意和态度问题。


南芬说那是不是谁拿了钻戒,都等于有诚意啊?


南芬妈说,起码能确定对你至少舍得付出。


南芬有些哭笑不得,不打算跟她妈继续掰扯下去,秀才遇到兵,没法掰扯。


但南芬妈不依不饶,说我跟韩波说了,周末来家里吃饭。


南芬也没表示惊讶,没什么可惊讶地了,她说他要去我就不回去了,我外面吃。


南芬妈说你就成心气我是吧?


南芬说亲妈没你这么干的。


南芬妈说,我知道你为啥?你不就看中姓黄那小子,也行,你让他给你买一个一样的钻戒,礼拜天我把他当姑爷接待。


南芬顿时傻了眼,她是真小看她妈了,跟黄东升这事儿,在家里一个字都没提过,但她妈,显然是全都知道。


就在这里等着她呢。


但南芬也真被呛在这儿了,行,南芬说可是你说的。


南芬妈说,我说的,你把自己私房钱补给他加一块儿,他要给你买,我说话也算!


南芬说好。


又把电话挂了。


5


挂了电话的南芬没给黄东升再打,她发了微信给他,一起吃晚饭。


黄东升立刻就应允了,说宝贝你想吃啥?我定座位。


黄东升当然不傻,知道南芬刚才生气了,现在给了他台阶,他当然要快点儿跑下来。


南芬憋了半天的气缓缓出来了一点儿。


黄东升是宠着她的,向来。


俩人去吃了火锅。


吃到满头大汗的时候,南芬把她妈说的话跟黄东升说了,南芬说,除去这些年上交的,我手头有三万多块私房钱,吃完饭一会儿咱们去商场瞅瞅。


黄东升的筷子突地停在了半空,黄东升说,可是南芬,我没那么多钱。


南芬说一般的钻戒,一克拉左右,也就六七万,你添一半就可以了。


黄东升说,我一半也没有。


这次南芬扎扎实实愣神了。


黄东升跟南芬一样大,工作三年了,多了她不敢说,但手头四五万块钱总是可以拿出来的,过了她妈这一关,后面买房买车啥地,俩人齐心协力慢慢来就行了。


黄东升,怎么会不愿意呢?


南芬说,没有咱们就借,反正,我必须用一个小钻戒堵上我妈的嘴,让她没话可说。


黄东升说南芬你别赌气成不?可是好几万块钱呢,就为了堵你老妈的嘴。你想想,咱们这种生活,日后不可能戴着钻戒过日子的,太奢侈了,有那个钱攒了交首付买房子岂不更实惠。


这道理南芬怎么会不懂,可是谁让横空杀出来一个韩波呢?当然,南芬也可以跟老妈翻了脸,拿着身份证户口本去跟黄东升把证办了,证明一下爱情的坚贞。


但是,南芬不愿意。


不愿意跟她妈翻脸,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上,黄东升输给一个凭空杀出来、跟她连认识都不认识的男人。她南芬,也是年轻貌美,有虚荣心要面子的女人。


何况她也真是铁了心要跟黄东升好,不然,她也不会倾囊掏出所有私房钱。


但南芬一万个没想到,黄东升竟然不愿意。


她本以为,他会感激地抱着她转圈。


南芬高涨的热情和期待,就那么一下子被晾晒在了半空,上不去,也没掉下来。


黄东升还在说,南芬你不是那种虚荣的女人,我知道,这事儿咱不接招,你也别着急,慢慢来,会好的。


南芬蹭一下站了起来,黄东升我26了,慢不了!


南芬突然觉得饱了,一口都不想再吃下去了。、


这一天,她跟两个不同的男人吃午饭,都是围绕一颗钻戒,第一次是推拒,第二次是索取,结果却一样,都是失去了吃饭的兴致,索然无味。


而南芬气鼓鼓地朝外走的时候,黄东升,竟然没去追她。


追上又怎样?关键点不在这里,关键点,在钻戒。


黄东升不打算买,所以,索性,不追。


6


南芬又一次在自己老妈那里输得一败涂地。


好在她留了个心眼,偷着给韩波打了电话,周末,韩波没趁火打劫地过来,跟南芬老妈回报说要出差。


南芬妈趁机跟南芬说,看,有事业心的男人周末都不闲着,黄东升倒是年纪轻轻,礼拜天在家干嘛?打那啥王者……农药?


南芬没接茬。


愿赌服输,完全不是对手,南芬不打算再跟她妈当面锣对面鼓了,索性装熊,不吭声。


黄东升一天没有电话,也没有微信。


南芬知道,谁都有自己的倔强和自尊,冷静下来后南芬还是反省了一下,大概她也有点难为他了。买房子,的确比买钻戒要紧得多。


各自冷静两天吧,南芬想。



可人生就特么那么操蛋,南芬刚用理智劝了自己没俩小时,晚上,刷朋友圈时,南芬看到黄东升一个同事,也是南芬的同学在朋友圈里晒了半年奖。


三万块。同学说,公司终于开挂了,谢谢领导。


当初,南芬就是通过同学认识黄东升,然后一见钟情的。


南芬的心就被什么硌了一下,犹豫了半天,她还是点开了私聊,问同学,每人三万吗?


同学说,我基本最低,你家黄东升这半年成绩最好,拿了最高比例奖金,五万多一点儿,哈哈,南芬,等着吃大餐吧。


南芬说,呃,等着。


以前黄东升每次发奖金,都会请南芬吃顿好的。


但这次,南芬不打算等了,她前一天僵在半空的期待和热情终于掉了下来,啪嗒掉到了地上。


而也就在这时,黄东升却发来一条微信,黄东升说,你知道有一些大的首饰品牌,一周之内都是可以退货的吗?谁都不是傻子,尤其是生意人,才不会盲目投资呢!


一下子,南芬刚刚摔下来的期待,这下摔瓷实了


南芬回了过去,你说得对,他不是傻子,他可能已经去退货了,但是我是傻子。


黄东升说,没有钻戒,我们一样会很好。


南芬说,但我现在就想要一个钻戒,钻戒钻戒钻戒。


发出去,没等黄东升回复,她把黄东升的名字删除了。


跟着,南芬的眼眶募地湿了一下。


不,她不想要钻戒,只是这一刻她知道,她也不想要黄东升了。


她甚至相信了黄东升说的话,韩波,以貌取人地选中了她,去某家品牌店,花重金买了这么一颗小裸钻。是试探,是投资。南芬若不接受,他可以退回去,或者会补偿一点儿费用,但对于投资人来说,损失在预测范围内,也不算什么。


可是又怎样呢?至少,他是愿意投资的。


黄东升却连这点投资都不做,完全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,但现在南芬不愿意了。


她即便依然是一条鱼,也希望鱼钩上能有点儿什么。


一枚钻戒,或者,愿意买钻戒的勇气和态度。


南芬突然想跟老妈谈谈了,谈谈钻戒,和男人,婚姻,以及人生。



以上就是小溪给你介绍关于男人为什么给女人送钻戒的所有内容啦!想了解更多的可来电咨询哦!


标签

相关产品

爱情魔方对戒
星辰钻戒
【GIA钻石鉴定证书查询】
鹊桥钻戒
洛芈莱德 Soleste圆形钻戒

相关新闻

洛芈莱德联系电话  15969424798

洛芈莱德
联系邮箱  595299349@qq.com

洛芈莱德联系地址

扫一扫,关注我们

洛芈莱德地址  人民中路傲城大厦A座18楼104室

洛芈莱德传真  0871-65847906